中国高尔夫权力游戏大结局 复仇者联盟呼之欲出

中国高尔夫权力游戏大结局 复仇者联盟呼之欲出
2019年06月21日 08:12 极速大发2分彩—大发5分彩
2017年汇丰冠军赛,张小宁(右二)与莫纳汉(左二)握手 2017年汇丰冠军赛,张小宁(右二)与莫纳汉(左二)握手

  让我们再次回到熟悉的场景,佘山艾美酒店,2017年10月27日。

  葛国瑞和欧阳文见了面。

  中午,美巡风风光光地完成和张小宁的“第二次握手”,中高聚龙的人在场下敢怒而不敢言。会前会后,张小宁再三敦促欧阳文等人要“包容,包容”,欧阳文内心正被“包容”得满腔愤怒。

  午饭后,葛国瑞和欧阳文在艾美酒店大堂坐在一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据说美巡赛内部或者相关的一位高层出于好意,让葛国瑞和欧阳文、欧阳帆坐下聊聊。但这种电光火石剑拔弩张之间,你叫他们谈什么?阳澄湖的大闸蟹吗?不打起来才怪!

  据说见面时就很尴尬,打招呼时也是“我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也了解我们在做什么”,弄得敌意十足。

  而坐下来据说是这样直入主题的:

  欧阳文:我们曾是你们的金主,为什么你们不心存感激呢?

  葛国瑞:我们现在是对手了。

  欧阳文:你们这是文化侵略!

  葛国瑞:听你这么说,我很愕然。

  欧阳文:你口口声声说给中国选手服务,那你为什么只给5个韦伯网巡回赛直通名额,而不是55个?

  葛国瑞,谢谢你,再见……

  这场中美交锋,最快时间就在小圈子里传开,我当时正好在上海采访马术名将华天,听说这段对话后,心情正如策马千里般爽快。倒不一定是我特别喜欢热闹八卦,这些年来,中国高尔夫的各种比赛活动,东道主和外国列强之间的口角之争数不胜数,但从来一次对话没有像欧阳文表达得这样痛快。

  后来我问葛国瑞记得这番对话吗,他说记不清了,只记得双方聊了一阵,“我表达了要为中国球员创造好的条件。至于文化侵略这样的字眼,欧阳总要这么表达的话,我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一点我信,对于文化、文明这样的词是葛国瑞的强项,他是不会退让的,但欧阳文更不会退让,因为文化品牌也是这些年他努力为中巡赛打造的烙印。他主事中巡后,在各种发布会上都会展示中国传统的琴棋书画,茶文化酒文化也是经常的主题,至于武学更是他的平生追求。

  我亲眼看到,有一次在昆明滇高球场会所,他即兴打了一套拳,技惊四座。很少有人知道,他曾是全国散打界的狠角色,在他手下被废的高手不少。他的耐力和韧劲是一等一的,当我听到他如此单挑葛国瑞,心里就想,要么他是被逼急了,要么他是真的对美国的“文化侵略”忍无可忍。

欧阳文欧阳文

  和葛国瑞对决后不久,欧阳文主持了中巡赛泰州站,那次召集了很多球场总经理,意图也很明显,团结球场力量来挤压葛国瑞,中巡当时放出风来,2018年要做24站比赛。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中巡赛不但没能做24场,而且在第五站圣安德鲁斯站后就宣布无限推迟。

  中巡输了,美巡赢了。这是当时江湖上的普遍情绪。时在2018年的5月,葛国瑞卷土重来的半年之后。

  那时邵平就在圣安德鲁斯,中高聚龙其它高层也都在那开会,包括欧阳文,那是他以CEO身份最后一次出席会议。

  据说这会议本来没通知欧阳文参加,但欧阳文还是到了,但无法改变下课的命运,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只是这一结果并没有马上为外界所知,那时候,人们想到的更多是中巡有没有未来,至于欧阳文在离开郑州时的心情,没人在乎。

  我猜,凭欧阳文的性格,他肯定会长长地吁一口气:天意亡我,非战之罪……天意就是美国人的“文化侵略”。

  或者他也会骂一声可恶的江湖: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明枪或是葛国瑞,暗箭包括孙立平。

  什么意思?

  中国高尔夫史江湖史,说穿了,就是一部前任和现任的缠夹不清史。应在中巡美巡上,欧阳文,孙立平,葛国瑞这三角关系,也差不多成了这六七年的幕后故事线。

  有人见过欧阳文当面斥责孙立平,说他不磊落。想想也难怪欧阳文,在欧阳文的任上,前任孙立平的影子一直在徘徊。

  在欧阳文入局前,孙立平就向王立伟表过态:假如真的到最后没人接手,那他来接中巡赛。这姑且当作孙立平的一种责任心,听过也就算数,但孙立平以后逮到机会都会这么表态,就有点多了,在欧阳文那边,就更不受用了。

  美巡赛回归时的2017年秋天,孙立平又出现在邵平的上海办公室。而且去了两次——”第一次是邵老板的律师见了我,聊了后,我表示还是和邵老板聊更好,后来邵老板再请我去了一次。”这是孙立平的原话,听起来有点大。

  当年重庆年度典礼上,孙立平也在主桌就座。

  在中巡收官站的厦门,听说邵平向一位老行尊发出感叹:为什么前几年孙立平能赚上亿,而到我这就赔钱?

  那么,欧阳文的出局和孙立平的影子到底有没关系?

  我一直没有机会来直接问邵老板,但我倒问了孙立平,既然邵平请你去办公室,那么有没有直接请你出山?

  “倒是没有这样直接的场合,但我也向别人表示了,可以组团作推手,但是现在这个环境下,谁接都玩不转。”听孙立平这么回答,我当时就想,这肯定不是邵老板想要的答案。

  或者想多一层,在邵老板的“新中高聚龙”版图中,也许从来没有孙立平的份。如果邵平还是纠缠在这些前任后任的是是非非中,那他也就不是邵平了,我也就无谓来解读这纸牌权游了。

  既然提到“新中高聚龙”,不妨多说几句“旧”中高聚龙,前几年江湖上有一个挺形象的说法:中高聚龙里有两个邵老板 (投资人邵平和法人代表邵婧这父女俩);有两个姓季律师;两个姓欧阳的,是CEO和COO,但两个欧阳互相不说话。

  欧阳文和欧阳帆已经先后出局,盘点这两人关系已没必要;两位季律师,都是上海滩的人物:季诺是上海律师协会会长,复旦法学硕士,曾以首席法务官身份参加过几次发布会;季翔成名更早,1993年著名的狮城大学辩论,复旦大学队拿了冠军,季翔是二辩。所以同为复旦人,我记得这个名字,更记得那年复旦大学队的顾问是如今中国国家领导人。我也记得,邵平也是复旦校友,经济学博士。所以说他的核心团队流的都是复旦的血液,也有道理。

  而严军的闪亮登场和复旦有关。

  去年夏天某个复旦同学会上,季翔遇到了化学系校友张曜晖,后者的云高高尔夫是上了国内新三板的,两人说起中巡赛CEO的空缺。张曜晖想起了刚从华彬出来,正在外国云游的老友严军。

  严军这名字报到邵老板那有意外之喜,平安银行有一次重大会议是在黄山松柏球场开的,邵老板记得这位上海来的“严总”。

  严军的出现,或许能解决欧阳文空窗,但中巡赛停摆依然没有结束。五月份的戛然而止,或许可以用战略调整来解释,但如果草草继续上马,又无以为继,那丢人就丢大了。

  相信去年底邵平及其复旦团队面前的一个重大选择。

  到底怎么续这个中巡的盘子?

  还是在孙立平那一棒时,欧巡的人私下曾出过主意,说中巡不应该和任何外国巡回赛结盟,且让亚巡回到东南亚,日韩回到日韩,印度也会自成一格,亚洲的其它地方,都可由中巡统制。这样的思路,其实在圈内至今仍有市场。这还仅仅是指规模。听说张小宁有一天还和庞政说,能否把世界积分从六分申请提到九分,像韩巡那样,若能成,当然中巡赛价值又不可同日而语。

  “我一直主张要搞中国自己的巡回赛。美巡中国赛说到底只是美巡赛在中国的的业余体校。”这是孙立平退休后对那三年“婚姻”的反省,“和美国人合作那三年,他们没有如约带来赞助商,在客户服务,赞助体系以及宣传计划方面也没有带来指导……”这段“业余体校”论是否有点苛且按下不表,因为从一开始美国人就表明他们是来做生意的,用技术来换市场,没有义务为中国高尔夫打造一个百年盛世。能为中国高尔夫打造百年盛世或者是十年盛世的,也只有中国人自己。

  那么,“搞自己的巡回赛”,而不像现在名义上仅仅是一个运营商,应该是打动邵平的一个思路。

  2018年的汇丰冠军赛又成了一个历史机缘。因为张小宁和邵平团队在那再会首。

  这么多年了,上海佘山俨然是中国高尔夫的横店,各种纸牌屋,权力游戏在那次第上演,而这次,可能人们又见证了一部新戏的序曲:中国高尔夫复仇者联盟。

  张小宁见了邵平新团队,除了给严军一个“老炮”称号,应该还给邵平吃了颗定心丸,因为两方会议结束之后,中巡马上结束停摆,邵平投资完成赛季最后三站,世界积分得以保全,年度盛典隆重举行。中巡的旗帜高高飘扬。

  停摆,欧阳,都成明日黄花。

  那么,在汇丰赛期间,张小宁和邵平聊了什么?

  其实答案不难找。

  不妨把时光往后推三个月,在今年中巡的启动仪式上有这样的镜头。

  那天,先登台的邵平的态度出言铿然:“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理应成为推动中国体育产业改革的中坚力量。”

  而紧接着致词的张小宁这么表态:“中高协将积极探索中巡赛品牌,产权市场化运作模式的顶层设计。”

  这一段应和,不需要葛国瑞的中文程度,都可以听得明白。

  体育产业改革,北京人爱说;顶层设计,是上海人的口头禅。现在张小宁和邵平在说着对方的语言,让人心笑。

  高尔夫协会是国家体育总局改革的试点单位,楼梯响了很久,人还没下来;男子巡回赛又是江湖层面上最突出的平台,所以,一切都不言而喻,如果中巡赛的产权的顶层设计得以周全,对外开放的步子得以明确,那么,且不说现在以低成本来维持中巡的一线血脉,更为他日向资本市场开放的大格局创造了天空。到了那时候,谁还畏惧美巡赛的“文化侵略”,大不了说一句,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当然,美巡中国赛的管理费还是要比中巡高一倍的。

  这样一想,邵平和他的律师们继续玩下去,就有理由了。

  那么,这会不会又是一次误判呢,像前几年人们对46号文件那样?美巡赛吃过一次亏了,况且,中国体育正面临一场世纪奥运——东京奥运,作为奥运项目,高尔夫的命运也极大地受着东京战果的左右。还有,既然是向着一个开放的市场,那么,任何巡回赛都不可能免疫于政治和经济形势的变化。

  但是,你如果在中国高尔夫混得足够久,应该已经明白,这台大戏引之所以引人入胜,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洞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快乐和痛苦。但你能走上发球台,就是一种幸福。

  相信这也是中巡赛添酒回灯重开宴的境界。

  有了这样的境界,那么,这半年来中巡美巡的前线发生的事也都有逻辑可寻了,严军去芳草地会葛国瑞,也不应该是一步闲棋了。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此刻正是严军心情愉悦之时,因为他的中巡庐山站收官,国人黑纯一拿了冠军。今年美巡中国赛和中巡赛各进行了四五站,黑纯一是唯一的本土冠军,现在看来,严军又领先一步。

  其实说到底,这两个巡回赛是同一个通道,因为参赛的核心选手,尤其是核心的中国选手是同样一批人,最直接的比较就是中国选手的成绩。严军上任后玩的一系列纵横捭阖,诸如和中国女子巡回赛合作,和国字号的业余赛互动,推动青少年精英计划,以及把赛事奖金减半,省出钱来还债及做推广宣传,甚至再加上各种仪式感,都算三把火范畴,但最重要的标杆,应该还是明星。

  回到芳草地之约:

  据说葛国瑞请严军参观了办公室的荣誉墙,上面除了有美巡中国赛的镜头,也有美巡在日本,韩国发展的集锦,葛国瑞说得也很明了,美巡打的是整个亚太战略国际一盘棋,任务是帮助国际好手打入美巡赛。

严军(左)与葛国瑞严军(左)与葛国瑞

  严军也很上路,表示是代表中巡来拜访邻居,大家都是为中国球员作服务的,大环境差,只有团结互补,让中国球员有充分的比赛,才能够配合中国选手完成奥运任务。

  于是双方的共识是,大家初衷都是为中国球员,那就不存在竞争!

  这一共识似乎在逻辑上不那么顺,但也没必要去追究,但葛国瑞的态度有变,也是明摆着的。

  2017年,在广东高尔夫频道的《高谈阔论》节目上,以及接受《高尔夫杂志》采访时,葛国瑞都曾提到,他和(欧阳文)的中巡赛“只是竞争,没有关系”,这两个中文词被他运用得挺到位。

  如今的葛国瑞要高姿态得多,也许这两年中巡已明显落了下风,前几年和他直接冲突的两个欧阳都已出局;也许高尔夫大势始终低迷,大家都赚不到钱,说竞争反而引人耻笑;

  也许严军心里在想,谁笑得最后,才笑得最好。

  中巡自问世以来,严军是上岗年龄最大的一位,也是第八个操盘手。他和我应该都记得,我们小时候上海滩有一部阿尔巴尼亚的电影《第八个是铜像》,但主角易卜拉欣是悲剧还是喜剧似乎从来没人弄清楚,不过那时候的孩子,排队轮到第八时,总会自豪地加一句:第八个是铜像!那么中巡赛的铜像是什么样的角色,我们等着。

  (完)

  作者简介:王游宇,高尔夫作家,曾为《全体育》,《高尔夫大师》,《体育画报》主笔,首位采访美国大师赛的中国媒体记者,著有《中国高尔夫纸牌屋》,《老虎,不肯低头在草莽》等。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