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亲笔丨林书豪,那个梳着脏辫的大男孩

球员亲笔丨林书豪,那个梳着脏辫的大男孩
2019年06月21日 07:25 极速大发2分彩—大发5分彩

  Text / Jeremy Shu-How Lin

  Editor / The Players Tribune,Shady

  Translation / Shady

  嗯。。。怎么说?你们看到了,我开始梳起脏辫了。喔,是的,对于我的发型你们肯定有一些想要说的,以及想要问的,是的,这些我都想听一听。但首先,嗯。。。我想先占用你们的一点时间,我保证,就一点时间。我希望关于发型的这些问题,你们可以从我接下来的叙述的回忆中找到些许答案。其实,我从没觉得我的发型有什么特别的。。。老实说,一开始我也很惊讶居然会有人这么在意我的发型。几年前,早在夏洛特的时候我就开始鼓捣起我的头发,哈哈,我和我的家人还有朋友们一起研究它。。。当然,这么做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好玩,也是为了表达一种‘自由’的态度。说实话,关于‘发型’这件事我并没有再想太多别的事情,更不会为它们赋予些什么别有用心的意义。是的,我就这样一直把这它坚持了下去,随后,这件事情开始逐渐发酵。回头看看,我能明白为什么我的发型会吸引一些人的注意。(嗯。。。我究竟在说什么?)但说真的,我喜欢我的造型、发型发生改变的这一过程,实际上,这让我感觉‘我可以更像我自己’。

  我意识到,自‘林疯狂’以来,我花了太多时间把自己放到一个‘人设’里——我有些过于担心别人对我的看法——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似乎都先要取悦别人。现在,我不想再把自己的决定过多地建立在别人对我的评价之上。嗯。。。就像发型这件事情,它会让我感到很舒适,或者确切的来说,很自由,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在我成家以前,我一直想要对自己说,为什么要在乎别人怎么想?而我的发型,是一种取悦我自己的方式。你知道的,人们对我的发型有着很多的看法与意见,很多人不喜欢我做的事情——他们会质疑我的选择。而在‘反对者’的阵营中,呼声最大的就是我的母亲。有一次,我甚至挑战自己,去做了一个双马尾的造型,并且可爱的摇了摇头(我知道这蠢爆了,我知道。),这只是为了测试我自己是否真的逾越过了那个追求被外界认可,却反而十分困扰的临界点。是的,也许整件事看起来像是一场吸引眼球的炒作,我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即使我知道这不是我真正的想要做这件事情的动机。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人们取笑我的时候,它就不再困扰我了——关键是我要享受做自己,不管别人的反应是什么。然而,还是会有些困扰让我停下来——对于我的其他发型(除去双马尾之外),有些人也总会说:‘伙计,那看起来很蠢。’但就像我前面说的,我并不太在意这些声音,我这么做是为了我自己。但是,我一定要说的是,有一种声音让我开始意识到有些不自在。有人会说:‘嘿兄弟,你这算是文化挪用吧?’

  说实话: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头发和‘文化挪用’之间有什么关系。从小到大,我只留过一到两种当时很流行的发型。但作为一名亚裔美国人,我确实对‘文化挪用’有所了解,我知道人们误解我的文化是什么感觉——我知道,当好莱坞把亚洲人贬为恶贯满盈的配角时,再或者更糟的是,当他们把亚洲人的故事拍成一部并没有亚洲人参与的电影时,我是多么烦恼。我知道当人们不花时间去了解我文化背后的人和历史是什么感觉——当人们总是把我们归为‘李小龙’或‘虾仁炒饭’的老套形象时,我感到了多么伤人。你很容易把其中的一些当做‘笑话’而不予理睬,但最终它们会积累起来,越积越多。这些会让你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有价值,你的声音也不如别人重要。同样,我不想如此作践别人的文化。但作为一名亚裔美籍的NBA球员,我从来没有真正深入考虑过,像我头发这样看似很私人的事物会如何影响到其他人。也正因于此,我开始留脏辫了。      事实上,这一切都始于我在夏洛特时梳的小辫,当然那时应该还不算脏辫。我对脏辫文化了解不多,那时沃克没少帮我——他甚至给了我一条他自己的头巾,因为我不知道如何打理我的辫子,也不知道到去哪里弄那些东西。当我到达篮网时,关于脏辫的话题也还在继续。当我和布鲁克林签约时,我和霍利斯·杰弗森便谈过发型的事情。他告诉我,他要和我一起把头发留长,哈哈,他会和我一起梳脏辫。再到后来有一次,当我不确定要选什么样的脏辫时,卡里斯·勒夫特帮我选了一个适合我的设计在赛季前,拉塞尔、卡罗尔都和我讨论过刚开始留脏辫时有多疼,以及你该怎么戴帽子,怎么保养等等问题。

  说实话,我还是不确定我的选择是否正确,直至最近我和篮网队的非裔工作人员萨凡纳·哈特进行了一次交谈,正令我感受颇深。我告诉她我的真实想法——我不确定我的选择会不会被扣上文化挪用的‘罪名’。她说,如果我不是有意轻视另一种文化,那么也许这便是一个了解那种文化的机会。此后,萨凡纳把我介绍给南茜·莫罗,她是罗克兰郡的一位和蔼可亲、且技艺令人惊叹的编发师。南茜在篮网队中无人,她为包括我在内的篮网队的工作人员、球员和他们的孩子们做头发。我花了一些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但心中依然有一些估计。这周我还问霍利斯·杰弗森他是不是真的决定要和我一起留脏辫,他告诉我:‘兄弟,我一直在留头发,就是为了你,来吧伙计。’ 最后,我俩花了8个小时一起去做脏辫。      还记的在文章开头,我说过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吗?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声音。因为说实话,有地方我可能做错了——也许有一天,当我会回看这一切,我会开始嘲笑自己,甚至还会有点后怕,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答案。但说真的,我希望你们从我说的这些话中得到的信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随心所欲的去留脏辫,再或者说一个造型可以真正消除存于我们社会和民族之间的误解。这些问题都从发型开始,但却比一个发型要深奥的多——我真的很感谢我的队友和朋友愿意和我研究这件事情,而关于这件事我依然还在学习中。过去这些年我变换发型的历程让我明白了‘不关心别人怎么看’和‘穿着别人的鞋到处走’之间的不同。是的,关于我们今天说的这件事情,我所经历的一些交流并不都是自如惬意的,有时候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我很高兴我能和他们聊这些事情。      享受其他文化的乐趣很简单,这是我们这个文化大熔炉里最酷的事情之一。但是我们要小心别让事情朝着我们不愿看见的方向发展。是的,花时间和精力去关注我们不了解的事情可能很麻烦,但是我们没有选择,我们不能让误解继续下去。所以,我可能在脏辫问题上并不是对的,但是我希望这是一个开始,不是结束。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我们大家的差异性留出更多交流的空间。我们需要更多的感同身受,以及,更少的偏见。

  2017年10月4日,林书豪于The Players Tribune发布了名为‘So。。。About My Hair’一文。自进入联盟至今,崛起、林疯狂、再到后来的伤病,林书豪的种种一直备受国内球迷关注。今年,于猛龙队的他终于举起了奥布莱恩杯,无论如何,我们也定当为他送上祝福。

林书豪篮网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